炫乐彩票官网阿义全身直打哆嗦,拿着我的棉被

分享到:

大汉慢慢软倒,跪在地上。

四周顿时静了下来。

“这世上,有一种东西,叫做正义……”我蹒跚地走向乙晶,继续念道:“夜歌、九碎……牛息……霄转……”

“干!”两个流氓举起铁棒,朝着我的肩膀轰下,我的肩膀吃痛,双掌缓缓推向两人的肚子。

“崩。”我念道,看着两个流氓瞳孔瞪大、口吐鲜血,双脚跪倒。

抓着乙晶跟小咪的彪形大汉吃了一惊,大叫:“鬼附身!”

为首的刀疤流氓愣了一下,说:“装神弄鬼!”拿着铁棒走了过来。

我摇头晃脑地走向乙晶,含糊地说:“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”

乙晶只是哭着。

“干嘛哭?”我呆呆地问。

“啊!”我呼吸困难。

我被刀疤流氓从后面紧勒住脖子。

“不要再打他了!”乙晶哭道。

我被勒得几乎昏过去,但我努力地将手掌贴向刀疤流氓的下巴,接着,刀疤流氓双眼睁大,我脖子上的手臂也松软开来。

刀疤流氓脸朝着天,像脱线的木偶般缓缓摔倒。

“我会功夫。”我咳嗽道:“我要救你。”

彪形大汉看着双眼翻白的刀疤首领,吓得放开乙晶跟小咪,转身拔腿就跑。

“崩!”我的手掌贴在彪形大汉的背窝,大汉“砰”一声扑倒,这时原本正在海扁阿义跟阿纶的三个流氓,纷纷仓皇冲出林子,口中还不断大声念着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

我的脑子昏昏沉沉的,但彪形大汉毛手毛脚的样子却深刻烙印在我的脑海里,我蹲在他身旁,又给他“崩”了三次,“崩”到大汉醒了又昏,昏了又醒。

我本想连续崩个一百次的,但我没力了。

我抬起头,看着阿义跟阿纶扶着女孩子们,然后,我睡着了。

“妈?”

我醒来时,躺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“你同学送你回来的,你最近上课吵闹,又跟别人打架!你爸爸回来后,叫他揍死你!”妈将毛巾摔在我的脸上。

我闭上眼睛,调息周身百脉。

我救了乙晶。

我好高兴。

我的眼眶湿了。

当我,看到书包里的纸条。

“谢谢你。对不起。”

简单六个字,让我全身的内力暴涨,霎时狂转十八周天。

“师父!我要变成超级高手!”我对着破洞挥击着,大叫。

“照啊!这样想就对啦!”师父满意地站在一旁。

我身上涂满红药水、紫药水、广东苜药粉、绿油精,浑身是劲地舒展身体,全然感觉不到伤痛。

“你今天动武了吧!”师父盘腿坐在我床上,继续道:“江湖风风雨雨,跟人动手却是能免则免,你既然跟人动了手,师父相信,你一定是领悟了正义的急迫性,才不得不出手的,是吧?”

“对!我今天打败一堆坏蛋!救了心爱的女人!”我兴奋地运转内力。

“救了心爱的女人……”师父喃喃自语着,眼神变得空洞。

我看着师父,隐隐不安地说:“这样不会不好吧?”

师父摇摇头,叹气道:“不。这样很好,师父很高兴。”

自从身上负载了内力后,除了杀气,我更能隐隐感觉到人们身上发出的喜怒哀乐,而现在,师父正陷入回忆的悲鸣里。

我突然发觉,我对师父其实毫无了解,只知道他是一个身怀惊异绝技的老人,踏遍四方终于找到了我,每夜跳上房间的破洞,开心地指点他命运中的徒弟。

我一屁股坐在师父身侧,忍不住问道:“师父,你住哪里?”

师父落寞地说:“我在员林有个窝,但我几乎不回去,困了就随便找棵树,跳上去呼呼大睡。”

师父真是个可怜的落魄老人。

“师父,不嫌弃的话,你可以睡我这里。”我说。

师父笑着说:“不打紧,睡树也是一门功夫,你迟早也要睡树的。”

我感到一股冷意,勉强笑道:“那以后再说好了。”

我又问道:“师父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你为什么会学功夫啊?师父的师父是什么样的人?”

我一连问了三个问题,只见师父闭上眼睛,挥挥手,示意我别再问下去了。

“总有一天,你会知道的。”师父眼角泛着泪光,身子骤然枯槁许多。

我静静地坐在师父旁边,心中跟着难受起来。

“继续练功吧,今晚也要好好努力。”师父终于开口,从大袋子里抓出两条蛇。

我点点头,勇敢地将手伸了出去。

虽然我的手极力忍住发颤的冲动,但还是禁不住问道:“今天这两条叫什么名字?”

师父微笑道:“龟壳花,百步蛇。很难抓到的。”

我跟乙晶又跟从前一样,有说有笑的。

不同的是,下课时乙晶总是缠着我,要我说说练功时的种种趣事,当然,师父诸多荒谬的“武林掌故”总是逗得乙晶哈哈大笑;当乙晶听到我跟蛇毒彻夜搏斗时,她更是吃惊地摸着我手臂上的咬孔,直问我是不是真的没有生命危险。 

放学时,乙晶悄悄拉住我的手,紧紧地握着。

我的心,跳得比感应师父发出的杀气时还要剧烈。

乙晶不敢看着我,只是脸红说道:“让我感觉一下……你的功夫……好不好?”

我浑身发热地点头,将内力缓缓送进乙晶的掌心。

那一股温醇的内力,就在我们紧紧相握的小手中,来回暖暖地传递着。

那天的夕阳很美。

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我要提一提阿义。

阿义是天生的好武胚子,那天看我把那些流氓“崩”到不行,他隔天就裹着纱布,求我带他去拜师。

“我跟师父提过,可他说不想收你。”我为难道。

“为什么?!是因为我打过他吗?大不了我让他揍回来就是了!男子汉敢做敢当!”阿义紧握着我的肩,好痛。

“那倒是其次,师父说你没天分。”我看着疑惑的阿义,说:“唉,我再帮你问问看吧!”

阿义一拳打得桌子砰然作响,叫道:“我怎么会没天分!你都可以了我为什么不行?我今晚亲自去找师父,露一、两手给他看看我的厉害!他一定会收我的!”

不过阿义实在是没天分,因为从我跟他讲话开始,我就一直散发着杀气,而阿义却一点知觉也没有。

但,我还是带阿义去见师父了,毕竟阿义是我的好友,两个人一起学武,也比自己一个人学功夫要有趣得多。

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我不会带阿义去见师父。

那是悲剧的序幕。

阿义站在我身旁,将胸膛挺得老高,显示自己的体魄。

师父看着阿义一阵子,摇摇头说道:“这小子不行。”

阿义吃惊地说:“我不行?那劭渊怎么可以拜你为师?”

师父皱着眉头,盘着腿说:“你资质比我当年还差,光有一副大架子有什么用?”

阿义居然双脚跪了下来,诚恳地说:“师父!我诚心诚意想跟你学功夫,就算真的资质很烂,我也会加倍努力!书统统不念、时间全部都拿来练武功也没关系!我要变强!”

我瞧着阿义,没想到阿义如此尚武,于是帮忙道:“阿义人不坏,只是喜欢替人出头,资质……嗯,师父应该还有其它武功可以教吧?”

师父瞪了我一眼,又看看跪在地上的阿义,说:“我问你,你变强以后要做什么?”

阿义奋力大喊:“我要以无比的勇气、超人的智慧,打击犯罪、拯救善良无辜的受害者!”

阿义大喊着当年很红的霹雳游侠影集的片头介绍,宛若自己便是开着霹雳车的李麦克。

师父愣愣地听着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你有超人的智慧?”

阿义红着脸大叫:“有!”

师父看了看我,问道:“他有?”

师父迟疑了一会儿,说:“有些事,时候到了,你们……”

我抢着说:“师父,我想多知道你一些,也想多知道凌霄派的种种。”

阿义用手捧着头,说:“对啊,渊仔入门那么久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师父轻敲阿义的脑袋,说:“叫师兄!渊仔是你的大师兄!凌霄派长幼有序,师门仪规是基本中的基本。”

阿义满脸不愿意,但仍苦着脸喊了声:“师兄。”

我的感觉也满奇怪的,但也勉强应了声:“师弟。”

师父看着我俩,认真地说:“同门师兄弟,要和乐相处,要能相互扶持,在危难中牺牲自己的生命保全对方也在所不惜,共同行侠仗义,才是黎民百姓之福。若师门有人,以所学功夫危害世人,为师必定亲手废了他一身武功,甚至取了他的生命,你们要切记!” 

我跟阿义同声说道:“是!师父!”

师父站了起来,走到寒风凛冽的破洞旁,低着头,似乎在踌躇着什么。

阿义全身直打哆嗦,拿着我的棉被裹着自己。

过了十几分钟,师父终于缓缓开口。

“凌霄派起于元末,开山祖师爷姓高,名承恕,江湖上都管祖师爷叫﹃鬈发的老高﹄,当时祖师爷开山立派,一口气在大江上挑了八个贼寨子,轰动黑白两道!接着又在嵩山脚下跟少林比武过招,三天三夜下来,终于砸了少林武学泰斗的招牌,凌霄派名动天下!”师父的声音随着凌霄派的过往,慢慢充满朝气与兴奋之情。 

“哇!少林的易筋经跟七十二绝技都比不上凌霄毁元手?!”我惊叫,想引起师父继续说下去的意愿。

师父正色道:“易筋经是很厉害的,倒是少林寺召妓召得厉害,少林高手整天沉迷美色,所以实力大不如前。”

阿义迷惑道:“少林寺不都是和尚?和尚召妓?”

师父叹道:“少林七十二绝妓,个个貌美如花,许多老僧都把持不住,破了至阳至刚的童子功底,武功一搁了下来,数百年享誉天下的声誉便一蹶不振。”

阿义张大了嘴。

我几乎快笑了出来,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听师父胡吹乱盖。

师父两手摆在背后,来回踱步道:“过不久,祖师爷花大把银子帮少林寺遣走七十二绝妓后,少林才又慢慢恢复生息,祖师爷这时也在迎采峰立了根基,收了十三个徒弟,个个身手不凡,江湖人称凌霄十三太保,跟武当七侠互别苗头。”

师父看着破洞外,出神道:“十三太保中,排名第一的大弟子,是一个姓陈,名介玄的正直汉子,擅使剑法,内功精绝,在华山打败楚留香后,江湖上人人管他叫﹃那个打败楚留香的家伙﹄,他,也就是我的恩师。算起来,我是凌霄派第三代大弟子。” 

师父说着说着,不由得泪流满面,双膝跪下,祷祭着遥远的记忆。

我只好点点头,说:“阿义还满聪明的。”

没错,阿义只要肯好好用功,想摆脱段考全校最后一名绝非难事。

师父闭上眼睛,终于点点头,说道:“你好好记着,功夫高不高是在其次,但绝对不可以胡作非为,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,磕头!”

阿义欣喜若狂,发疯似地猛磕头,大叫:“师父!师父!师父!师父!”

师父将头昏脑胀的阿义扶了起来,满脸疑惑地说:“这小子真有超人智慧?”

我含糊地应道:“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。”

师父摇摇头,拉着阿义盘腿坐下,说道:“若要用兵器比拟资质,你跟师祖都是神剑,为师则是把大砍刀,而阿义则是把大铁锤。”

阿义认真地说:“师父,你看错了。”

欢迎转载炫乐彩票平台_炫乐彩票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炫乐彩票平台_炫乐彩票官网 » 炫乐彩票官网阿义全身直打哆嗦,拿着我的棉被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